代理加盟:城区最大最美的公园——海山公园

 

      海山公园简介
        在定海城区北隅,龙峰岗山麓南侧,占地28.4公顷,是目前定海区最大的休憩场所。公园依山势坡度建有海山增辉广场、喷泉广场、观景台、姚公纪念广场、舟山革命烈士陵园等景点,另有海山增辉辟坊、梵宫池等省市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 
  
 
       海山公园可以说是目前定海城中最美最大的公园。建在城北郊的龙峰山上,其游园之路从山口一直蜿蜒到山峰。当你游园赏景时,可数一数那里的文化遗迹。  
    首先看到的是“海山增辉”牌坊。海山增辉扁额上有郭沫若的题落款。牌坊四柱边上各摆有二对石狮子,其中一对小的是出自古墓穴里的。据有人考证,这墓穴葬的是“明崇祯朝工部尚书朱永佑”。   
在东侧的小路边上有同归域。是明末清初在舟山抗清的南明朝廷遗臣、将士、王妃以及被屠杀民众共18000多人合葬墓;是在清顺治八年(1651年)进行火化掩埋竖碑的。在同归域的基础上,于康熙三十九年 、康熙四十二年、乾隆二十年、民国二年、民国十二年或新建或扩建或迁建了“成仁祠”,成仁祠现已毁。继续往前走可看到梵宫池。1840年6月28日,鸦片战争爆发,7月5日,英军攻入定海,时任定海知县姚怀祥率二十余名官吏退至龙峰山口,在此成仁祠处叹曰:“吾何生焉?”遂投梵宫池死。也有地方文献把所叹之语记作:“此古人殉难处,亦我舍生取义之所”。对此,笔者更认同前者的说法,按满清王朝对官员苛刻的处罚,一位丢了县城的县官没死在战场上,仍是逃脱不了被杀头的危险,弄不好还要被连诛家人。自杀对其来讲是比较好的出路。其后任的定海知县舒恭受在定海又一次被攻破后,自杀未遂,还是差点被道光皇帝杀了头。   再向上走就是烈士陵园。陵园主场地被百年以上古树萦绕,场地后中央树一纪念碑,是纪念华东战斗英雄、前洛阳营营长林茂成。西侧是杨静娟烈士塑像。由此沿着石阶路向上直通龙峰山顶峰。顶峰上建有烈士纪念塔,塔正面有朱德题词“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而牺牲的革命英雄们永垂不朽!”   
       除上述文化遗迹外,海山公园还有一处已被毁了的极重要舟山古迹——普慈寺。元《昌国州图志》记:“普慈寺距州治三里许之团寺,以统诸刹。始(于)东晋时,仅一小庵,以观音名。唐大中十四年,号观音院。这普慈寺是当时舟山寺院的“最高机关”,其前身是观音院,建寺历史有1600多年,比普陀山观音道场早了500多年。这个时期有观音院,可以说是中国佛教传播路线研究的一个重要法码,我们为此要审视:“观音”是由隋唐期间从陆路传入中国?还是更早的从海上传入中国?   约在北宋初期,有一位南唐诗人李中,正常出入长江经舟山群岛到宁波镇海之间往来,曾在这个寺院住下,写下了《赠海上观音院文依上人》:“烟霞海边寺,高卧出门慵。白日少来客,清风生古松。虚窗从燕入,坏屐任苔封。几度陪师话,相留到暮钟” 。这首诗现被收入《全唐诗库》第748卷中。虽说这“海上观音院”之地是否一定指此地,有待于进一步考证;但也已是有相当充分的考证依据的。 南宋嘉定十六年,应徭和余天锡同榜题名,两人都曾官至参知政事(副丞相),属舟山历史上的“一朝二相”。应徭为普慈寺写了一篇千字文,主要记述期间这寺建设状况,称此寺“栋宇焕荦,照映林谷,见者无不赞叹”。历代有不少名僧来普慈寺任主持。北宋时的知韶,南宋时的黑山、足翁麟,清代的云岫,都曾来此主持。而不少文人墨客留下了不少“题普慈寺诗”也给古刹添色不少。这些墨客中除上述二位外,还有明代的陶恭,清代的朱绪、吕光叶。1841年,定海三总兵也曾在这里共商抗英大计,更使古刹披上一雄壮的色彩。   对于舟山文化传承如此重要的古代宝刹,笔者认为应在原址上恢复重建,与烈士陵园和谐相处。让我们游海山公园时,不仅能在古木林谷中缅怀先烈们的遗迹;也能在晨钟暮鼓声中读一读定海之城的岁月沧桑。   
       笔者曾在林茂成烈士塔前向前眺望,穿过那近前方的高大树冠,能看到定海城的主貌.。个中景色妙处,深为叹服。如果能在此背后能建成宝刹,那真是“栋宇焕荦,照映林谷”了。